史上最杰出的二当家

传奇-史上最伟大的配角 被球队骗做廉价劳动力

史上最杰出的二当家

史上最杰出的二当家

  他曾参与史上最煊赫王朝之一,却总逃不脱“因人成事”的怪圈;他曾是令乔丹颔首的最牢靠帮手,却甩不掉“天下第二人”的帽子;他是来自小地方的“乡巴佬”,肄业之路坎坷艰辛,却被后辈奉为万能典范。——斯科特-皮蓬。

  伟人家庭

  1965年9月25日我出生于阿肯色州汉堡的一个奇异家庭。之所以说“奇异”,既因为这个家庭人丁兴旺,我是12个孩子中最小的,也因为这是一个“伟人家庭”。我的父亲身高1.84米,母亲也有1.83米,我的11个兄弟姐妹都是高个,而我则是最高的。

  当然,如许的家庭生活注定是困顿的。双亲无法承当起12个孩子的学费,这种情况在任职于造纸厂的父亲出工伤导致右半身不遂,以及哥哥在体育课上摔成瘸子后,更是雪上加霜。开初我的第二任妻子拉尔萨曾默示,她起初对于和NBA球员结为伴侣是有顾虑的,担心NBA球员都是大老粗,但她之所以接收了我,是受到我对家人的爱的感染。

  控卫出生

  幸运的我取得了肄业的机遇。开初我就读于汉堡当地高中时,曾率校队取得州冠军,并在高四赛季被选州最好声威。有趣的是,和开初在NBA的地位不同,我起初打的是控卫。而我之所以在开初被誉为万能前锋,或者和起初司职控卫的经历不无关系。

  艰辛肄业路

  尽管如此,我的肄业路却注定艰辛。高中卒业后,没有任何一所高校愿意向我提供奖学金。直到时任中阿肯色大学(UCA)主帅的Don Dyer发明了我,才让我以“走读生”(指既不是学校招募来的,也不是接收奖学金而来的先生)的身份加入UCA。

  因为UCA身处NAIA(全美校际体育联盟),因此我失掉的关注寥寥,依然是一个默默无闻的“乡巴佬”。艰苦的生活会铸就一个人,也会让一个人产生幻灭感,我无疑等于后者。那时的我还兼任了校队管理员,干些洗洗涮涮和安装篮架的工作,那时我对吃篮球这碗饭并不上心。

  转机在此刻出现,我的身高疯长到2.03米,表现也逐步提升,连一度以为我打球只为连续学业的Dyer熬炼都大为吃惊。大四赛季,我以接近60%的命中率场均砍下23.6分10个篮板4.3次助攻,连续被选NAIA全美最好声威。目下,我开始察觉身边总会投来NBA球探热辣的目光。

  结缘公牛

  我的“直觉”没错。1987年NBA选秀,我在首轮第5顺位被超音速选中,随即和奥尔登-波利尼斯互换,离开公牛。多年后更多细节得以披露。一位专注于大学篮球的球探马蒂-布鲁克向NBA各队保举我,最初惟独公牛感兴趣。鉴于我随后声名鹊起,公牛遂在选秀夜来了一招“瞒天过海”。据悉,超音速开初为此后悔不已。

  乔丹大护法

  离开风之城,我和霍里斯-格兰特起初在布拉德-塞勒斯和查尔斯-奥克利死后等待机遇,直到奥克利和比尔-卡特莱特互换前往纽约,我才在1988年季后赛中坐稳先发。据说迈克尔对“好友”奥克利的离去愤怒不已,自此和杰里-克劳斯反目
,但对于我,迈克尔却化身为良师益友,而我也在和他的磨合对抗下,球技日益精进。

  MJ开初曾说过:“公牛队内的训练赛是对抗最激烈的竞赛。”此言不虚。我俩常在全队合练结束后加练,无休止的一对一使我俩在攻防两端的水平都突飞猛进。迈克尔曾默示,他喜爱将我视为搭档,公牛不存在所谓的“第一人”和“第二人”。

  1997年在得知克劳斯密会特雷西-麦克格雷迪,准备将我扫地出门的消息后,乔丹站出来否决了交易。在球衣退役仪式上,我那句“乔丹没我拿不到那么多冠军”也取得了迈克尔首肯。多年后,人们孜孜以求想寻找第二对“乔丹和皮蓬”,但听听我的真心话:“我希望MJ能在剩余生活生计统治得分榜,如许当十足结束时,我就能自豪地说,‘是我帮他实现了这十足,我曾和史上最好并肩作战。’”如许的二当家,打着灯笼也难找啊。

  坏孩子军团

  我向来爱恨分明,而能让我在22年后仍怒气难消,并在公牛首冠20周年庆上仍疯狂吐槽的,惟独号称“坏孩子军团”的那支活塞。谈起公牛总不吝溢美之词的我,在说到“坏孩子军团”时却词穷到惟独“肮脏”。我的原话是:“因为咱们太杰出,所以,查克-戴利熬炼就想出这种损招对付咱们。比尔-兰比尔算不上真正的职业球员,里克-马洪、乔-杜马斯和詹姆斯-爱德华兹,他们都不算。”

  从我加入公牛的赛季起,连续4年咱们和活塞在季后赛碰面,前3次咱们皆铩羽而归。直到1991年东区决赛咱们才终究
跨越天堑。前3战我相继拿下18分5板6断5帽、21分10板14助和26分10板4助的逆天表现。输红眼的活塞在G4故伎重施,曾将我撞飞到场边记分台伤到下巴。但看到我轻蔑地走开,对手心理防线顿时坍塌。4-0,咱们横扫昔日对头,而他们在赛后竟谢绝握手,一群没风度的家伙!

  禅师驾临

  给迈克尔、我和公牛带来质变的非禅师莫属,这个现在名高天下,在应聘时却一身嬉皮士装扮被克劳斯赶出门的家伙。我和菲尔的关系是奇妙的,作为“三角防御”中的要害一环,我在他战术体系中的作用甚至有时超过MJ。开初,菲尔曾对《体育画报》盛赞我“也许是最受其余球员喜爱的人,善于交际,能激起
队友,也善于沟通,具备杰出的领导才能,且同样具有统治力。”

  是菲尔的加盟从心理上彻底改造了咱们,使咱们迈出了成为冠军的最后一步,不然,我也不会在受到活塞球员歹意
犯规后仍没事人似的走开,但我始终无法如迈克尔和科比-布莱恩特同样,成为菲尔心目中可依靠的“那个人”。多年后,在菲尔于纽约焦头烂额时,我曾“背后捅刀”劝他下课。再说一遍,我和菲尔的关系是奇妙的。

  万能前锋

  1990-91,首冠赛季,我值得铭记的除了冠军,还有3次三双。在那个三双尚无满天飞的年代,这是相当了不得的造诣。我的防守失掉首肯,首次被选最好防守声威,“毒舌”比尔-西蒙斯开初曾在著作中称我为“本人所见过的最好防守者”。挪动快、覆盖面广,且对位防守、协防和追防皆精,我等于如许无所不能。

  “万能”遂成为我的标签。罗恩-哈珀在开初曾默示:“说起公牛,人们总想起MJ,但斯科特更全面……有斯科特在咱们往往打得更轻松。”禅师称赞我:“在场上往往套路多变,你基本无法评估他有多么优秀,你只要知道他很优秀等于了,”甚至还给我起个诨号,“一人探险队(one man wrecking crew)”。拉里-伯德应该很不爽,正因为“万能”标签加身,我在日后多次和他并举为三号位球员的典范。

  太阳黑子

  跨过活塞,十足顺理成章。公牛送走了魔术师约翰逊和湖人,拿到队史首冠。接下来,咱们又在1992年以4-2战胜开拓者,实现卫冕,三连冠呼之欲出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首冠赛季我的年薪惟独76万美元,这放在明天简直不可思议。说到我的合同,实乃一部血泪史。开初《体育画报》曾将我、凯文-加内特和肖恩-坎普列为NBA三大“吝啬鬼”,但他们却忽略了公牛在1991年是以怎样的“白菜价”,骗我签下了一份连MJ都义愤填膺的低廉合同(7年2000万,且逐年递加)。我的生活生计合同总额之所以超过MJ,得益于我开初在其余队的“恶补”。6座冠军奖杯金光灿灿,背后却也有着如此勾当。

  闪耀巴塞罗那

  实现卫冕后,我在1992年又迎来生活生计前5年值得铭记的另一大事,被选“梦一队”。那时,“梦一队”先将迈克尔、魔术师和伯德选入,我和大卫-罗宾逊紧随其后,“毒舌”西蒙斯开初称,这对于那时的美国篮协是“用脚趾头思索都邑做出的选择”。

  我以场均5.9次助攻成为“梦一队”助攻王,连戴利熬炼也成了我的粉丝。开初他曾说:“直到你执教了一个球员,才会发明他究竟有多好,巴塞罗那奥运会上的斯科特是一个天大的惊喜,他在攻防两端都能打出自己的风格,这份自傲是出乎大家意料的。”乔丹开初也说:“斯科特起初和被选的其余人没两样,但一周后他俘获了熬炼的心,超过‘滑翔机’、魔术师和约翰-斯托克顿,成为队内最棒的组织者。”

  我是斯科特-皮蓬,这等于我的前半生。